首頁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電信線路 | 網通電路 | 幫助

遠親不如近鄰

文章原載:汕頭搬家電話
文章出處:http://www.bygvrk.icu/
文章版權:如需轉載本文,請以鏈接的形式注明原載以及出處,謝謝!

     鵬語錄:我們生活得越來越有強度但越來越沒有溫度沒有鄰里關系的居住就像蹲號房大概我4歲的時候,隔壁住著1位曹婆婆,她每天半夜都要“起夜”,坐在馬桶上聲音無比清晰,那是她無比珍愛的1個紅木馬桶,她每天都驕傲地把它刷得干干凈凈然后放在街沿邊上晾干。有天晚上,聽見她摸摸索索到了馬桶邊上,好像在提馬桶蓋子,然后聽見巨大無比的1陣“嘩啦啦”,以及曹婆婆“媽呀”,全院人以為來了強盜……次日早上我得知,那是因為孫兒把1包核桃放在馬桶蓋上了。從此我落下1個常常失眠的病根,不聽見核桃聲音就不敢睡著,可惜曹婆婆后來鮮見吃核桃。大概我5歲的時候,西廂房住著1對青海過來淘藥材的夫婦,他們總是打架,有1天早上,他們又吼又叫的從房里打將出來,女的沒穿胸衣,巨大的1對奶子吊在胸前像敢死隊員拴的1對手雷,男的只穿1條花內褲,捂住下身痛苦不堪,“你敢廢我的命根子”……大概我6歲的時候,對面住著1個因戀愛失敗而瘋掉的姑娘,她曾經那么專情于她的未婚夫,但小伙子另有所愛跑了,所以后來姑娘1看見長得白白凈凈的小伙就氣不打1處來。她家隔壁就是理發店,這增加了她發瘋的機率。有1天,她突然手持1根木棍就把本來就薄弱的墻壁給捅穿了,光溜溜就跑過去見男人就打……滿街的人都過來勸,有人還拿了床單急急給她捂住免得露光,但姑娘當時已真氣亂竄收不住拳腳,大木棍打得街坊鄰居們頭破血流。大概我十1歲的時候,正播出《霍元甲》,院里唯1擁有彩電的洪伯伯每天自覺地把小椅子排成幾排,準備好炒花生瓜子以及涼白開放在小桌子上,每當我們依次進入坐在椅子上觀看汕頭搬家公司時,洪伯伯就會很有成就感的樣子,他還負責給經常因爭座吵嚷起來的我們勸架,給我們每人煮點澇糟湯圓。不過他對劇情1直不太熟悉,以至于后來還問我們,“哪1個是陳真?”我就是在這樣1種鄰里關系中長大的,吵鬧不已,沒有隱私,沒有獨立空間。那時候如果哪家炒回鍋肉,香飄全院,全院的人們就會若無其事地端著碗踱過來,“喲,吃回鍋肉嗦”,伸筷子就夾走兩片;那次毛子因犯事被公安帶走,大家都來送行,還有給他順便帶來鹽茶蛋的,弄得好像蘇區老百姓送紅軍的樣子,公安急了,“再送,再送我把你們全帶走”,大家這才揮淚告別。那是上個世紀7十、8十年代的情節了,后來等我們因城區改造搬到水碾河的樓房去住,后來又搬到號稱“高檔”的社區里去了,沒有人串門了,沒有人邀請你去他家看電視了,聽不見哪家夫妻又打架了……恍然才發覺之前的我們其實就像1個數百人的大家族,活得很有溫度。我身在北方的老爸后來干過1件事,他所在的學校宿舍每到冬天就會發送很多過冬用的煤,有個姓“萬”的同事沒有按規矩把煤放在外邊而是放在屋里……有1陣兒大家都沒有看見萬老師,我老爸敲門也不開,后來就用腳踹開了,撲面而來1陣煤氣味,我老爸走過去拍他的腿“老萬老萬快起床”,那腿居然就掉下來了。原來萬老師晚上沒有開窗,不小心引燃的煤讓他1氧化碳中毒,然后把他渾身上下烘烤得沒有水份。這都是所謂“現代居住”觀念惹的禍。你要是不小心死了都沒人給你送終。所謂隱私權所謂獨立空間其實是1個唬人的玩意兒,在網絡信息如此摟不住的時代我們其實沒有隱私,隱私是明星們為了裝大尾巴狼搞出的欲蓋彌彰的東東,假裝和女人上床也得4處瞧瞧有沒有人悄悄安放了攝像頭,上街也得戴上碩大無比的墨鏡,那天我對1個近拼命澄清和某某導演其實很清白的2流半女明星說:其實您戴墨鏡不是為了怕被人認出,您是怕引不起路人的注意,“咦,你們看那女瞎子怎么走得健步如飛”,然后就恍惚記起,“不是那個演過古裝戲的演員嗎”,您還得假裝很煩的樣子,說:“有問題請咨詢我的經紀人,不要妨礙我的私生活”,其實哪有什么私生活,您只不過是去菜市場買兩根蔥。我們生活得越來越有強度,但越來越沒有溫度,春節時沒有鄰居間互送湯圓餃子的干活,炒菜臨時缺個香料也不好意思到鄰居家借,作為獨生子的小孩們本來孤獨得都可以練9劍了,偶爾鄰居邀請去對面做個客我們還如臨大敵,“哎,老公,對面那家是什么來歷,咋平白無故讓我們兒子去他家吃冰激凌?會不會下毒哦”。沒有鄰里關系的居住就像蹲號房,我倒不是說大家都弄成保甲制度時代的關系,而是我們總得傳承點作為猴子這種群居動物的基因,那部《向左走向右走》居然被弄得那么浪漫是文藝作品的晃點人,比孟姜女尋夫還要艱苦卓絕,真的還不如《地道戰》,家家有地道,條條通村口。為了搞好鄰居關系,重回當年的溫度,我1直在尋找機會……有1天,我發現樓下那家養的臘腸狗跑到大街上去了,我狂追不已,好容易把它帶回來,敲門,里邊傳出嚴厲的問話:“誰,想干什么?”我再敲,說“你家的狗跑出去被我帶回來了”,發現貓眼似乎被人打開,觀察,然后門開了只容狗身進入的細縫,狗兒風1般跑進去撒歡,我還在等待1聲謝謝,但門呯地關上。我轉身上樓時,好像聽見那主人在教訓狗,“圓圓,你狗日的以后再不小心1點,看,差點被那個壞人帶走吧”。點此進入李承鵬blog首頁

承包快递一片赚钱吗 股票短线交易秘诀 千炮捕鱼电玩城账号 单机麻将下载免费版 2020股市会到多少点 快乐8官网下载app 甘肃快3开奖号 电玩城捕鱼技巧打法 欢乐棋牌游戏平台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百度 四不像必中一肖动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