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電信線路 | 網通電路 | 幫助

居首者身價一零億 網絡現中國大學生創業富豪榜

文章原載:汕頭搬家電話
文章出處:http://www.bygvrk.icu/
文章版權:如需轉載本文,請以鏈接的形式注明原載以及出處,謝謝!

       中國大學生創業富豪榜出爐  浙籍大學生金津身價一零億居榜首  本報記者隨后獨家調查發現,多名入榜者否認排名準確性  □本報記者 楊影  六月二四日,網絡上出現1張“二零零九中國大學創業富豪榜”,其中“第1首富”竟出自浙江――是網游新銳杭州渡口網絡的金津,畢業于浙江理工大學。榜單里還有郭敬明,排行一五,“財富”為三五零零萬元。  記者數了1下,列入榜單前一零名者,還有浙江大學畢業生、浙江盤石的田寧;整個大學生創業富豪榜一零零強當中,浙江學生總共入榜一二名。  但記者發現,這份新出爐的榜單中,部分浙江富豪的財富數據是兩年前的,有的“富豪”已經轉業了。榜單的準確性到底如何?昨天,本報記者獨家展開了調查。  [事件]  浙江一二名大學生入榜  該榜單由中國校友會網和二一世紀人才報聯合發布,通過對一九九九年至今一零年間已畢業或在校大學生中的自主創業者的跟蹤調查與研究,評出一零零位上榜者。  評價原則是,上榜者均是自主創業的大學生(繼承家族企業或遺產、炒房炒股和個人特殊技能等方式獲取財富的大學生,沒有納入榜單統計范圍內),具體是指一九九九年(含)以后我國普通高校的畢業生、結業生、肄業生、輟學生和在校生。其中港、澳、臺地區高校、軍事院校等不在統計之列,其中就讀mba、emba和在職研究生者不在調查范圍。  區分富豪程度的重要指標,榜單中以“財富”標注,其中位列榜首的浙江理工大學畢業生金津達一零億,比第2名、清華大學的高燃高出了整整九個億。居第8位的創業富豪是浙大學子――浙江盤石的田寧,顯示擁有財富九零零零萬元。  金津有3名校友也入了榜――杭州德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王學集、杭州華泰服裝有限公司的吳立杰、杭州易沙網絡有限公司的尚貞濤(詳見表格)。  細細數來,浙江共一二位大學生上榜,其中浙江理工大學四名,浙江大學和義烏工商職業技術學院各二名,浙江林學院、紹興文理學院、溫州大學城市學院各一名,另1名為學校不詳的溫州女大學生陳響丹。  網絡評價未質疑其準確性  榜單1出爐,網絡上針對大學生創業的各種評價紛至沓來。  1名政治輔導員表示:創業是可以,但富豪榜就不要排了!免得引起盲目跟風!網友冰橘茶點評得更尖銳:會更刺激大學生那種并不正確的心態,從而使之在條件、素質都不具備的情況下,就去冒險創業,終必然付出慘痛代價,不但“業”沒創成,學也荒廢了。  網友心癢癢的觀點比較支持富豪榜,他認為,大學生都是成年人了,需要學會生存。在社會實踐中學到的東西會比課堂上更多。這樣挺好的,可以鼓勵大家來創業。  不過,令記者奇怪的是,瀏覽了眾多評價,很少發現有質疑該排行榜準確性的。  富豪榜的排名到底準確性如何,記者進行了調查。  [調查]  財富標準很混亂  這次衡量富豪名次的標尺――“財富”,來源依據似乎有些混亂,有些是風投對大學生企業的“估價”、有些來自“利潤”、有些是“總資產”、有些甚至是“業務量”。  二零零七年在對金津的創業進行報道時,內容中有提到“當國際知名的風險基金對渡口公司進行戰略性風險投資時,公司的估價達到了近一零億元”。那么這份估價,是否就是榜單中的“財富”呢?  記者首先關聯上了金津。金津:二零零五年在浙江理工大學讀書期間,創辦了杭州渡口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目前該公司已發展為浙江省大的網游企業之1,在杭州、上海等地設立總部和分部,在全國一一個城市建立了辦事處。  1聽這事,金津回答:“好幾個人來問我這個事,但我不知道這個榜單,我也不想評價。”說完這些他就表示要開會了,結束了通話。  記者又關聯了排在第八位的田寧,他笑著表示, “九零零零萬”的“財富”,他個人不清楚,公司財務方面也沒有相關證明。  隨后,記者又關聯上了尚貞濤,榜單上的第七零名,“財富”一零零萬。“為什么我的‘財富’是一零零萬?哪統計出來的?”尚貞濤聽說這個消息,反問。“如果這個‘財富’指的是我公司現在的利潤,那么肯定錯誤;如果指的是‘固定資產’,那目前公司的固定資產早就超過這個數字了。”  尚貞濤回憶,大約是兩3年前,確實有篇報道提到有百萬利潤。但經過幾年發展,公司早已不是當年的規模,怎么還會沿用這個數字?  后,記者又致電紹興文理學院,希望能關聯畢業生趙華軍(榜單中名列五一位,“財富”四零零萬)。接電話的孫老師表示,趙華軍已經轉業當公務員了,不再經營公司。“他創業,是兩3年前的事了。”孫老師說,當時她也負責收拾過1份創業材料,“材料里寫到,他畢業四個月后,公司的業務量就達到了四零零萬元,難道這四零零萬就是榜單里的那‘財富四零零萬’嗎?‘業務量’和‘利潤’、‘個人資產’這些,應該不是1個概念吧?”  制定方承認存在誤讀  記者注意到,在這份榜單的結尾,制定方特別列了“調查方法”的說明:  “二零零九中國大學創業富豪榜”借鑒了國內其他主流中國富豪榜的編制方法,對上榜大學生創業者財富的評估方法是:對獨立創業者或創業團隊持有財富按照賬面價值估算,或通過結合對類似公司的收入、利潤或賬面價值的比率進行估算,對上榜的創業富豪不設上榜門檻。”  但同時,又寫明“上榜創業富豪的財富數據主要通過媒體報道、上榜企業、高等院校和中介機構等渠道獲取……調查數據難免存在1些疏漏之處。”表示發現與事實情況有出入的情況,可向主辦方反饋。  昨天,記者關聯上中國校友會網的負責人趙先生。他表示,這次的排名信息,1部分確實來自媒體報道及各學校校友會提供,“我們盡量收集新的報道,但也有可能出現不夠準確的情況。”如出現了像將趙華軍當年的四零零萬元“業務量”等同于個人的“財富”,是種誤讀。  記者又問,針對浙江這幾位入榜者的現狀,是否做過調查。趙先生表示,其中對田寧所在的盤石公司,了解得還是比較詳細的,如過去幾年的經營狀況,還請了專門的財務公司分析過。不過對于其他幾家公司,趙先生坦言并未11關聯,“也有很多企業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實際狀況,中國人的老觀念是‘不能露富’。”  “其實做這個榜單,是希望能給大學生樹立榜樣,鼓勵他們積極創業,沒有惡意。”趙先生說,今后工作中,對于“財富”的認定還需更加嚴謹。

承包快递一片赚钱吗 四川麻将怎么胡 富贵棋牌游戏推广员 11先5开奖走势图安微 今晚一码一肖大公开 广东闲来麻将所有版本 福建22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捕鱼达人1破解版 环岛自行车赛体育彩票 北京快3结果查询 注册送18彩金的捕